社內新聞 [更多]
陽光出版社16種圖書獲第25屆中國西部地區..
《大漠尋星人》榮獲第十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一本“家有琴童”的媽媽陪伴孩子專業學琴十年..
“自治區文學六十年”學術座談會暨《審美批評..
《寧夏師范學院“學人文庫”第五輯》改稿會
陽光出版社攜精品圖書亮相第26屆全國圖書交..
通知公告 [更多]
關于申報2015年度文化產業發展專項資金的..
關于開展2014年圖書出版單位年度核驗工作..
關于開展2014年度出版專業高級職稱評審材..
關于開展“百社千校書香童年”閱讀活動的通知..
業界動態 [更多]
出版社丟失作者手稿 會侵害著作權嗎?
浙江傳媒產業2015年實現增加值超過600..
寧夏召開專家評審會為農家書屋添新書
對傳統出版和新興出版融合的思考
網絡文學閱讀主力:低于30歲人群
亞馬遜聯合中國扶貧基金會再次啟動2016K..
專題活動 [更多]
夢回西夏,十年一劍
陽光出版社 2018北京圖書訂貨會好書推薦..
陽光出版社黨支部繼續重點學習習近平總書記“..
小手拉大手 共筑書香夢
獻給孩子最好的兒童節禮物——“陽光出版社簽..
六一去哪兒?快來與兒童文學作家趙華面對面!..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社內動態
出版社丟失作者手稿 會侵害著作權嗎?

類別:業界動態   來源:作者:袁博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時間:2016-10-20   瀏覽次數:2728

    隨著計算機和網絡的普及,很多作家已經習慣了用電子文檔投稿給出版機構。但是,實踐中仍然有不少作者將自己的作品手稿直接郵寄給出版機構,而有些出版機構在收到手稿后,由于保管不當而丟失,由此就產生了不少法律糾紛。那么,出版社丟失作者的手稿,涉嫌侵害著作權嗎?
    若丟失的是唯一手稿
    ——出版社會有麻煩
    對于這個問題,本來是不難回答的。因為作者手稿實際上是作品載體,而作品載體并非作品本身。因此,丟失作品載體侵害的是作者對手稿的物權,而非對手稿上承載的作品的著作權。作品的著作權保護對象是一種創造性的智力成果,雖然作品的存在和傳播要依賴于物質載體,但是著作權本身卻是一種無體的存在,著作權和作品載體本身可以相互分離。所以,由于著作權具有非物質性這一特點,決定了著作權的存在、轉移和滅失,在通常情況下并不與作品載體(包括作品原件)發生必然聯系。例如,只要作者留有底稿之外的其他作品載體,如復制件、修改稿等,就作品本身的再現就完全沒有難度。
    然而,原則之外必有特例。實踐中還存在這樣一種情況:出版社所丟失的是作者的唯一手稿,這時候,卻完全可能涉嫌侵犯著作權。這是因為,盡管丟失、損毀的仍然是作品載體本身,但是由于作品載體的唯一性從而使得唯一載體的滅失就意味著作品無法再現。而由于無法再現作品,作品上的各項著作人身權和著作財產權事實上就無法實現和主張,因此,此時作品載體的滅失雖然在法律上并不等于作品的滅失,然而這種存在實質上只具有理論上的意義——因為作者甚至就連實現最基礎的復制權都做不到。
    正因為這個原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三條規定,出版者將著作權人交付出版的作品丟失、毀損致使出版合同不能履行的,依據著作權法第五十三條、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以及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條的規定追究出版者的民事責任。換言之,在滿足某種特定條件的情況下,作者可以對出版社主張著作權侵權責任。結合前文不難知道,如果作者可以證明交付給出版方的是唯一手稿,而出版機構由于過錯而滅失導致作品無法再現的,作者可以主張著作權侵權。
    美術作品原件丟失
    ——證明唯一很關鍵
    事實上,上述邏輯和結論可以推廣到一般的作品類型。例如,對于實踐中那些合法取得美術作品原件的所有人,如果因為合法行使物權處分而導致作品原件損毀的,原作者可以主張所有人的行為構成著作權侵權嗎?
    筆者認為,如果原作者不能證明美術作品原件是作品的唯一載體,則侵權主張不能成立。著作權分為財產權和人身權,對于財產權而言,是以復制權為核心和基礎,而作者依靠作品的復制件(例如,對美術作品的高清拍攝照片),就可以實現復制權以及復制權衍生的各種財產權利;對于人身權而言,分為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和保持作品完整權,以下逐項分析。
    對于發表權而言,一旦作者將作品公之于眾,就行使了發表權,這項權利也就用盡了,所以不存在發表權后來又受到侵害的可能性。對于署名權而言,是指作者在作品上簽署名字的權利。必須指出的是,作者要行使這項權利并不以原件的存在為必要條件,只要作品仍然存在于一個載體之上,作者就可以隨時行使這項權利。對于修改權而言,同樣是一種針對作品而非作品原件的權利。如前所述,這項權利同樣并不以原件的存在為必要條件,只要作品仍然存在于一個載體之上,作者也可以隨時行使這項權利。值得指出的是,如果作者不是通過在作品復制件上來署名或者修改,而是要在所有權歸屬他人的作品原件上未經同意來署名或者修改,實質上涉嫌構成對作品原件物權的侵犯。作者要在作品原件上行使署名權或者修改權,需要得到原件所有權人的配合,而在作品載體并不唯一的前提下,強制原件所有權人提供配合缺乏法律上的依據和法理上的正當性。當原件所有權人拒絕配合時,作者的署名權和修改權就只存在于名義上,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種權利的“窮竭”。對于保護作品完整權而言,就更加不以作品原件的存在為必要,因為這項權利是一項防御性的權利,行使該權利并不需要支配作品原件,該權利的核心內容在于禁止從內容上歪曲、篡改和割裂其作品。
    (作者單位: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陽光出版社淘寶網店
王者国际棋牌游戏 排列五专家预测99%准确 118图118论坛网之家 上海快三是合法彩票吗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心水码料开奖 快乐8官方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任选走势图 吉林11选5最新技巧 重庆快乐农场走势图 吉林快3怎么玩